漢代涼州之畜為天下饒

時(shí)間:2021-11-01 20:27來(lái)源:大西北網(wǎng) 作者:文/汪受寬 點(diǎn)擊: 載入中...
  西漢初期,為了適應對匈奴戰爭的需要,建立強大的騎兵部隊,保證充足的邊防給養與運輸畜力,西漢朝廷采取了各種措施促進(jìn)官營(yíng)馬苑和民間畜養業(yè)的發(fā)展。到漢武帝即位之初,畜牧業(yè)大有發(fā)展,出現了“眾庶街巷有馬,阡陌之間成群,乘牸牝者擯而不得會(huì )聚”的情景。有了充足的戰馬和牛、駱駝等畜力,憑借強大的騎兵和充足的物資保障,漢武帝時(shí)取得了對匈奴作戰的勝利。后期,因連年征戰,戰馬損耗太大,武帝擴大官馬苑,繼續實(shí)行“馬復令”“馬弩關(guān)”政策,又采取提高馬價(jià)、以馬代役、從民賒馬、民養官馬等措施獎勵民間養馬,終兩漢之世,馬政一直受到高度重視。
  
  大體以今甘肅為主,包括今寧夏及青海省東部農業(yè)區的漢代涼州,地域遼闊,氣候溫涼,水草豐美,具有發(fā)展畜牧業(yè)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,畜牧業(yè)成為涼州最具優(yōu)勢的產(chǎn)業(yè)。正如《漢書(shū)》所言:“秦地,地廣民稀,水草宜畜牧,故涼州之畜為天下饒。”兩漢時(shí)期涼州的畜牧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形式大體有民間畜牧業(yè)和官苑牧業(yè)兩大類(lèi)。
  
  
  
  少數民族畜牧業(yè)
  
  涼州,是少數民族相對集中聚居的地方。早在先秦時(shí)期,當地已是馬、牛、羊、雞、犬、豕六畜俱全,而羌、戎、獫狁等族更是以畜牧業(yè)為主要產(chǎn)業(yè)。秦漢時(shí)期的匈奴、羌等涼州少數民族,形成了以畜牧業(yè)為主,兼營(yíng)糧食種植業(yè)的經(jīng)濟結構。
  
  秦漢以前,居住于河西走廊的月氏人、烏孫人牧養了大量的馬、牛、羊、駱駝、驢、騾等。當兩族陸續西遷后,河西地區便成了匈奴人的牧場(chǎng)。后來(lái)河西走廊被漢軍占領(lǐng)后,匈奴人悲傷地唱道:“失我祁連山,令我六畜不蕃息。”被霍去病軍在河西走廊俘獲的匈奴休屠王太子金日?就有著(zhù)豐富的畜牧經(jīng)驗,后來(lái)被派到黃門(mén)養馬,個(gè)個(gè)膘肥體壯,受到漢武帝嘉獎,當即拜為馬監,最終成為朝廷重臣。
  
  祁連山以東至秦、隴間,經(jīng)營(yíng)畜牧業(yè)的主要是羌、氐等民族。許慎解釋道:“羌,西戎牧羊人也,從人從羊。”趙充國說(shuō):“羌人‘以畜產(chǎn)為命’。”都反映羌人長(cháng)于畜牧業(yè)。兩漢時(shí)期,涼州等地的羌人與朝廷一再發(fā)生沖突,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獲取優(yōu)良牧地、爭取生存權。漢宣帝神爵元年(前61年)趙充國部在與先零羌的作戰中,一次就繳獲“馬牛羊十萬(wàn)余頭”,說(shuō)明羌人畜牧業(yè)規模之大。商周之際,氐族先民與中原王朝多有交往?!赌绿熳觽鳌分蟹Q(chēng),“周穆王西行到過(guò)隴上,氐族曹奴部首領(lǐng)戲在洋水(今白龍江)之濱設宴為穆王接風(fēng),并獻良馬九百匹、牛羊七千頭,助其西征”。漢代,氐人中最為強大的白馬氐,活動(dòng)于今隴南及今甘、川、陜交界一帶,他們游牧與農耕兼營(yíng),培育的馬匹品種優(yōu)異,而被稱(chēng)為“良馬”“名馬”。氐人將牛皮鞣制成革,所制“犀革衣”,防御能力極強,敵方弓箭無(wú)法穿透,連戈矛對它也無(wú)可奈何。
  
  東漢涼州地區以羌人為主的少數民族畜牧業(yè)也很興盛?!逗鬂h書(shū)·西羌傳》記載,漢軍與反叛羌人的作戰中,前后共擄獲迷唐、零昌、沈氐、當煎、鞏唐、燒何、先零等諸種羌的馬牛羊驢騾八九百萬(wàn)頭,這說(shuō)明即使在動(dòng)亂和戰爭中,羌族同胞仍堅持發(fā)展畜牧業(yè),所畜馬牛羊的數量很大。
  
  涼州少數民族的畜牧主要是為了滿(mǎn)足自身生產(chǎn)與生活的需要,能夠為農業(yè)區提供的牲畜數量是有限的。漢朝中央政府與西部民族時(shí)而處于戰爭狀態(tài),對其畜牧業(yè)生產(chǎn)的控制和利用是有限的。
  
  
  
  嘉峪關(guān)古墓畫(huà)像磚上的《牧馬圖》
  
  編戶(hù)畜牧業(yè)
  
  兩漢涼州漢族的畜牧業(yè)也較發(fā)達。這種畜牧業(yè),既有規模較大的私人牧主,也有一般的牧民,還有農戶(hù)經(jīng)營(yíng)的畜牧業(yè)。
  
  河隴等地,私營(yíng)畜牧業(yè)發(fā)達,大畜牧主動(dòng)輒有千萬(wàn)匹馬牛。司馬遷曾說(shuō):“陸地牧馬二百蹄,牛蹄角千,千足羊,澤中千足彘……此其人皆與千戶(hù)侯等。”意思是,凡擁有五十匹馬、二百頭牛、二百五十只羊、二百五十只豬,就可以享有與千戶(hù)侯同等富裕的生活。漢武帝開(kāi)邊時(shí),橋姚在西部邊塞即涼州從事農業(yè)和畜牧業(yè)生產(chǎn),竟擁有了一千匹馬、二千頭牛、一萬(wàn)只羊,可說(shuō)是富比萬(wàn)戶(hù)侯了。新莽時(shí),馬援率數百家賓客在北地(今慶陽(yáng)及寧夏一帶)和苑川(今榆中)畜養馬牛羊等,規模也很大。東漢安帝時(shí)擔任尚書(shū)的翟酺,年輕時(shí)為舅復仇后,逃亡至涼州牧羊,成為一位個(gè)體牧主。
  
  古代以農業(yè)立國,而“牛者稼穡之資”,漢朝就明令保護耕牛和馬匹,禁止宰殺。甘肅金塔縣破城子遺址出土的漢簡(jiǎn),就有禁止屠殺牛馬的詔令。漢代,常因軍需而征用民牛,或供運輸,或充軍食。如李廣利受命遠征大宛,出關(guān)邊騎攜有“牛十萬(wàn),馬三萬(wàn)余匹,驢、騾、橐它以萬(wàn)數,多赍糧”,其中多數依靠于涼州尤其是河西地區,可見(jiàn)當地畜牧業(yè)的興盛。漢代實(shí)行牛馬等大家畜登記的管理制度,除為了便于查核,防止竊失以外,更是為了保證飼養水平,并促進(jìn)繁殖。一般牛籍簡(jiǎn),是依照每頭牛的毛色、性別、標記、年齡、體尺等要素依次登記建立的。馬籍記載的內容與牛大體相同,如懸泉簡(jiǎn)V1620②11-20號簡(jiǎn)就是建始二年(前31年)三月上報的懸泉驛《傳馬名籍》部分底本。養羊,是民間畜牧的主業(yè),河西漢簡(jiǎn)中有不少養羊的記錄。駱駝在漢代典籍和出土簡(jiǎn)牘中亦寫(xiě)作“橐佗”“橐駝”“橐它”等,既用于騎乘,也用于拉車(chē)和馱運物資,是漢代涼州的重要牲畜。當時(shí),少數民族及官、私皆有牧養駱駝的,還有西域諸國進(jìn)貢駱駝,留置涼州的。敦煌漢簡(jiǎn)1163B簡(jiǎn)載,一次駱駝買(mǎi)賣(mài)就達三百零二匹,可見(jiàn)當時(shí)涼州牧養駱駝的數量之大。
  
  涼州民間牧養牲畜,積累了豐富的經(jīng)驗。此如,敦煌漢簡(jiǎn)第41、43、164簡(jiǎn)總結道,瘦疲之馬不能只喝水吃草,必須喂糧食,才能恢復體力。涼州民間有許多畜牧業(yè)能手,漢昭帝時(shí),曾選拔北地人傅介子,擔任朝廷駿馬監之職,以更好地管理皇家牧馬業(yè)。
  
  
  
  武威磨嘴子漢墓出土的彩繪木馬
  
  官營(yíng)畜牧業(yè)
  
  漢朝官營(yíng)畜牧業(yè)主要包括:邊郡牧師苑、皇家苑廄、各級政府的官廄。涼州境內的官營(yíng)畜牧業(yè)主要是牧師苑。
  
  牧師苑是漢朝自景帝時(shí)開(kāi)始設在邊郡的大規模國營(yíng)牧場(chǎng),在牧師官管理之下,以養馬為主,兼牧牛、羊、駱駝等,其所養馬稱(chēng)為苑馬。據記載,漢朝在隴西、天水、安定、上郡、北地、西河六郡有國營(yíng)牧馬場(chǎng),每郡一令,總稱(chēng)六牧師苑令。每一牧師苑令管轄郡內數量不等的牧師苑。每一苑通常“以郎為苑監”,管理牧場(chǎng)事務(wù)。六郡之中,西河郡在今山西長(cháng)治一帶,上郡在今陜北,隴西、天水、安定、北地四郡大體都在今甘肅省境。此外,河西走廊也有牧師苑。根據文獻、簡(jiǎn)牘和今人考證,漢代涼州有記載的牧師苑是:北地郡靈州縣河奇苑、號非苑,歸德縣堵苑、白馬苑,郁至縣牧師苑;天水郡勇士縣牧師苑,流馬苑;安定郡呼池苑;張掖郡驪靬苑、堅年苑。
  
  牧師苑的放牧人員主要是官奴婢,還有服役農民和刑徒?!稘h官舊儀·補遺》稱(chēng):“太仆帥諸苑三十六所,分布北邊。以郎為苑監,官奴婢三萬(wàn)人,分養馬三十萬(wàn)頭,擇取給六廄,牛羊無(wú)數,以給犧牲。”每牧師苑平均有牧人八百三十三名、養馬八千三百三十三匹,還豢養數量相當的牛、羊、駱駝等,規模很大。牧師苑所養馬、駱駝,供軍用和驛傳之用,牛供使役用,牛、羊除了供肉食外,還要供給朝廷及州郡在各種祭祀場(chǎng)合作為供品犧牲。
  
  西漢時(shí)期,牧師苑的發(fā)展,固然為漢皇朝提供了大量的牲畜,增強了皇朝的軍事實(shí)力,但也不可避免地增加了國家的財政開(kāi)支,加重了百姓的負擔。為了緩和社會(huì )矛盾,西漢曾經(jīng)省減苑馬,例如平帝時(shí),“罷安定呼池苑,以為安民縣”,呼池苑當設在小隴山牧場(chǎng),安民縣就在今華亭一帶。
  
  除太仆寺屬下的牧師苑之外,京師諸官府屬下各有其主管畜牧的系統,各自在邊郡有一定數量的官營(yíng)牧場(chǎng)。西漢時(shí),北地郡即有廷尉屬下的牧場(chǎng),曾選派倪寬為從史“之北地視畜數年,還至府,上畜簿。”東漢時(shí)涼州因羌人一再造反致官營(yíng)牧馬多被裁撤,但漢陽(yáng)流馬苑等仍見(jiàn)于記載。
  
  漢代涼州等邊郡牧師苑制度,在歷史上具有重要的作用和深遠的影響。牧師苑生產(chǎn)了大量的馬牛羊等牲畜,增加了社會(huì )財富,增強了軍事實(shí)力,為漢帝國的強盛提供了物質(zhì)基礎;發(fā)揮涼州的自然優(yōu)勢,促使其保持以牧為主、半農半牧的經(jīng)濟特點(diǎn),抑制了國民經(jīng)濟重農輕牧的傾向;有利于鞏固中央政府對邊郡的統治,促進(jìn)和密切了中原地區與西北地區的經(jīng)濟聯(lián)系。
  
  漢代涼州等地牧師苑的建立和發(fā)展,為后世諸皇朝所效仿。直到清代前期,朝廷牧馬監在甘州大草灘、涼州黃羊川、肅州花海子湃帶湖等地設立有馬廠(chǎng),用以畜養馬匹和其他牲畜。
  
  畜牧業(yè)技術(shù)的提高
  
  兩漢時(shí)期涼州地區畜牧業(yè)技術(shù)的提高,首先體現在對種馬的引入和馬匹的改良上。朝廷重視引進(jìn)野馬或良馬與家馬交配而獲得優(yōu)良的馬種,提高騎兵的戰斗力,在對匈奴的作戰中處于更加有利的地位。西漢最早的涼州良馬,是上邽龍淵水所產(chǎn)的龍馬,在朝廷太仆寺所轄諸廄中專(zhuān)門(mén)設龍馬廄畜養。
  
  《水經(jīng)注》載:“今西縣嶓冢山,西漢水所導也……西流與馬池水合,水出上邽西南六十余里,謂之龍淵水,言神馬出水,事同余吾、來(lái)淵之異,故因名焉。”元狩三年(前120年)秋,因罪被罰在敦煌屯田的南陽(yáng)新野暴利長(cháng),多次在渥洼水(今敦煌陽(yáng)關(guān)鎮境)旁看見(jiàn)在一群野馬中有一匹奇特的馬,不時(shí)到這里來(lái)飲水。暴利長(cháng)就設計裝扮為泥人,終于用勒靽套住野馬。他謊稱(chēng)這匹野馬是從渥洼水中冒出來(lái)的神馬,將其獻給武帝。漢武帝極為興奮,稱(chēng)之為天馬,為之詠《天馬之歌》。此后,漢武帝對西部地區的良馬更為渴求。張騫第二次出使西域后,隨其來(lái)長(cháng)安的烏孫使者進(jìn)獻了不少烏孫馬,史書(shū)稱(chēng)其“得烏孫馬好,名曰‘天馬’”。為了得到大宛汗血馬,漢武帝派貳師將軍李廣利率屬?lài)T及郡國惡少年數萬(wàn)人,又增兵六萬(wàn),出敦煌,長(cháng)途行軍攻打大宛,“取其善馬數十匹,中馬以下牝牡三千余匹”,漢武帝改稱(chēng)大宛馬為“天馬”,將烏孫馬改名為西極馬。后來(lái),漢朝從西域獲得更多的良馬。敦煌懸泉簡(jiǎn)中,就有漢昭帝時(shí)派使者到敦煌迎大宛“天馬”的記錄。
  
  漢代涼州對其他大牲畜品質(zhì)的改良也有較大成績(jì)。少數民族所豢養的牲畜,都具有耐粗飼、耐勞役、抗病力強、挽力大且耐持久等優(yōu)勢。漢代,涼州等地的馬、牛、羊、犬、豬等牲畜均已實(shí)行閹割去勢術(shù),還發(fā)明水騸法為馬去勢,比火騸法更安全保險。
  
  張騫通西域后,從西域引進(jìn)了優(yōu)質(zhì)飼草苜蓿。苜蓿從西域傳入,第一站就是河西走廊,涼州尤其是河西地區都有苜蓿的種植,京師長(cháng)樂(lè )廄還有專(zhuān)門(mén)種植苜蓿的苑田。苜蓿用于飼養牲畜,在中國畜牧史上是一件大事,對繁育良種馬,增強牲畜的體質(zhì)和挽力,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。
  
  漢代涼州地區獸醫藥水平有了進(jìn)一步的提高,當時(shí),驛亭等許多機構中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馬醫,如懸泉漢簡(jiǎn)Ⅱ0114②∶206號簡(jiǎn)上就記有遮要亭馬醫王竟的名字。漢簡(jiǎn)中有許多治牛馬病的醫方,如治馬受鞍傷后形成的鞍瘡方、治馬傷水方等。這些材料都說(shuō)明,涼州等地獸醫業(yè)日趨成熟,有力地保證了當地畜牧業(yè)的發(fā)展。
  
  繁育良馬的需求促進(jìn)了兩漢相馬法的發(fā)展。斯坦因第二次中亞考察所獲第2094號簡(jiǎn)就是有關(guān)《相馬法》的殘簡(jiǎn)。相馬的祖師伯樂(lè )就是秦國人。漢代最著(zhù)名的相馬師是西河子輿,子輿傳西河儀長(cháng)儒,長(cháng)儒傳茂陵君都,君都傳成紀楊子阿,楊子阿再傳給在北地等地牧馬的馬援。馬援不拘于師法,繼續求師,融會(huì )貫通,形成了綜合相馬法,且用其南征交阯繳獲的銅鼓,鑄成了一匹具備諸家骨相的銅馬式,獻給朝廷,置于洛陽(yáng)宣德殿,成了天下名馬的準式。1969年在武威雷臺東漢墓發(fā)現的銅奔馬,體型矯健,應該是在吸收當時(shí)風(fēng)行的良馬意識、神馬傳說(shuō)及名馬式的基礎上,創(chuàng )造出的一件罕世藝術(shù)精品。
  
  武威銅奔馬及河西考古發(fā)現的大量馬俑,是兩漢涼州畜牧甲天下的見(jiàn)證。
  
 
 ?。ㄎ?汪受寬)
  
(責任編輯:張云文)
>相關(guān)新聞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(xiàn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內容
?
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(wù)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(lián)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隴ICP備13000024號-1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(wǎng)絡(luò )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亚洲成AV人片一区二区小说_26uuu另类亚洲欧美日本_人妻精品动漫H无码专区_亚洲中文字幕超碰无码资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