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門(mén)關(guān)如何成為唐代文人的“意難平”?

時(shí)間:2023-03-29 23:18來(lái)源:大西北網(wǎng) 作者:文/瀛洲???點(diǎn)擊: 載入中...
  今甘肅省敦煌市西北方向的茫茫戈壁灘上,一座名為“小方盤(pán)城”的土城靜靜矗立于此。若無(wú)不遠處的標識,任誰(shuí)也不會(huì )想到,眼前這座不起眼的方形土城,曾是威名赫赫的“玉門(mén)關(guān)”。
  
  塞外的條件向來(lái)艱苦,“君不見(jiàn)走馬川行雪海邊,平沙莽莽黃入天”。但千百年前,仍有一批戍邊將士挺住漫天黃沙,以昂揚斗志扎根于此。人們常說(shuō),歷史容易被人遺忘,好在,有唐代詩(shī)人對玉門(mén)關(guān)的反復吟詠,才讓后人從歷史的邊緣角落中,重新拾起了這段記憶。

  
  國門(mén)象征
  
  關(guān)的繁體字“關(guān)”,形猶如一座雄關(guān),下方帶有能隨時(shí)開(kāi)合的城門(mén)。這樣的建筑,正是非常典型的長(cháng)城關(guān)隘。早在先秦時(shí)代,戰國七雄就曾筑長(cháng)城以御敵;秦始皇一掃六合后,為防止匈奴騎兵南下,命大將蒙恬“因地形,用制險塞”,在秦、趙、燕三國長(cháng)城的基礎上筑成了一條“西起臨洮,東至遼東”的萬(wàn)里長(cháng)城。
  
  及至西漢初年,“匈奴冒頓兵強,破東胡,走月氏,威震百蠻,臣服諸羌”,高帝劉邦率軍親征,亦被圍困在白登山。礙于匈奴的強大兵鋒,西漢前期的統治者只好暫時(shí)采取以和親為主的對外政策。直到漢武帝掌權后,漢王朝才一改往日的妥協(xié)姿態(tài),向匈奴發(fā)起猛烈進(jìn)攻。元狩二年(公元前121年),驃騎將軍霍去病進(jìn)軍河西,大破匈奴,漢王朝實(shí)現了對河西走廊一帶的控制。
  
  隨著(zhù)西漢版圖的擴大,漢武帝設酒泉、武威、張掖、敦煌四郡分而治之。酒泉郡的設立時(shí)間早于四郡中最西側的敦煌郡,自敦煌郡建置后,位于酒泉郡的長(cháng)城、亭障等軍事防御工程也順利延伸至此地。而河西長(cháng)城中的兩大著(zhù)名關(guān)隘——玉門(mén)關(guān)與陽(yáng)關(guān),便分別位于敦煌郡的西北與西南處,呈犄角之勢拱衛此地。

  
  玉門(mén)關(guān)遺址
  
  一旦匈奴騎兵卷土重來(lái),此處便將是阻止其東進(jìn)的堅實(shí)壁壘。正因如此,在描寫(xiě)邊關(guān)戰爭的詩(shī)歌中,玉門(mén)關(guān)一度是國門(mén)象征。王昌齡《從軍行七首·其四》寫(xiě)道:“青海長(cháng)云暗雪山,孤城遙望玉門(mén)關(guān)。黃沙百戰穿金甲,不破樓蘭終不還。”在唐人筆下,玉門(mén)關(guān)似乎還隔開(kāi)了兩個(gè)世界。上官儀《王昭君》云“玉關(guān)春色曉,金河路幾千”,即指王昭君出玉門(mén)關(guān)后,就遠離故土,從此進(jìn)入了異域。
  
  玉門(mén)關(guān)所在之地曾屬于匈奴,盡管它早已被漢王朝征服,但“玉門(mén)”一詞仍經(jīng)常出現在古人對異域的想象中?!端囄念?lèi)聚》卷87引《真人關(guān)令尹喜內傳》曰:“尹喜共老子西游,省太真王母,共食玉門(mén)之棗,其實(shí)如瓶。”《漢武內傳》亦云:“七月七日西王母當下,為帝設玉門(mén)之棗。”在后世傳說(shuō)中,“玉門(mén)”總是西游途中的重要一站,而被賦予神秘色彩的“玉門(mén)之棗”,亦是東西方人士會(huì )晤期間的常見(jiàn)食品。
  
  若說(shuō)戰爭時(shí)期的玉門(mén)關(guān),是當之無(wú)愧的軍事要塞,那么在和平時(shí)期,它亦是繁榮與興盛的象征。漢武帝“列四郡,置二關(guān)”,在切斷羌人與匈奴各部聯(lián)結的同時(shí),也確保了中原政權與西域諸國,如大宛、康居、大月氏、大夏、烏蘇等的正常交往。在這之后,隨著(zhù)漢王朝對河西地區控制的加強,中原與西域諸國的交通愈發(fā)暢通無(wú)阻,由此衍生出的貿易之路,在后世被譽(yù)為“絲綢之路”。自敦煌而出,一路西行,玉門(mén)關(guān)是必經(jīng)之地。東西方文化的交流與碰撞,伴隨著(zhù)由遠及近的駝鈴聲,于此刻匯聚。
  
  輝煌落幕
  
  盡管敦煌以北的玉門(mén)關(guān)(小方盤(pán)城附近)是漢代絲綢之路的“見(jiàn)證者”,但它卻只是諸多“玉門(mén)關(guān)”中的一個(gè)。歷史上,玉門(mén)關(guān)曾多次遷移,這導致其關(guān)址在不同時(shí)期有著(zhù)較大出入。那么,最具代表性的小方盤(pán)城,是否為玉門(mén)關(guān)最初所在地呢?
  
  恐怕未必。太初二年(公元前103年),李廣利出征大宛,兵敗,乃遣使上書(shū):“道遠多乏食,且士卒不患戰,患饑。人少,不足以拔宛。原且罷兵,益發(fā)而復往。”漢武帝聞?dòng)嵈笈?ldquo;使使遮玉門(mén),曰軍有敢入者輒斬之”。于是,李廣利只好屯兵在敦煌,不敢入關(guān)。若玉門(mén)關(guān)一直在敦煌以西,李廣利從西域返回后,無(wú)法入關(guān),自然也不能進(jìn)入敦煌郡。因此,此時(shí)的玉門(mén)關(guān)當在敦煌以東、酒泉之西。
  
  又據《漢書(shū)·張騫傳》記載:“天子遣從票侯(趙)破奴將屬?lài)T及郡兵數萬(wàn)以擊胡,胡皆去。明年,擊破姑師,虜樓蘭王。酒泉列亭鄣至玉門(mén)矣。”漢朝大破樓蘭、姑師后,位于酒泉的亭障、長(cháng)城等軍事防御工程得以一路向西,延伸至酒泉之西、敦煌以東的玉門(mén)關(guān)。再結合敦煌文獻《河西諸州地理形勢處分語(yǔ)》中“州得酒泉之郡,鄉連會(huì )川之郊;控骍馬之途,據玉門(mén)之險”的記載,可知玉門(mén)關(guān)最初應設在酒泉郡境內,即今甘肅省嘉峪關(guān)市的石門(mén)峽一帶。
  
  在傳說(shuō)中,玉門(mén)關(guān)是和闐美玉沿絲綢之路進(jìn)入中原地區的第一道關(guān)卡,故而得名。且不說(shuō)今天的玉門(mén)關(guān)遺址與敦煌文獻中均未見(jiàn)有關(guān)玉石的記載,玉門(mén)關(guān)未成為絲綢之路上的交通樞紐時(shí),便已有“玉門(mén)”之名?!妒酚?middot;高祖本紀》記載,劉邦與項羽相持于成皋失利,“獨與滕公共車(chē)出成皋玉門(mén)”,此“玉門(mén)”即北門(mén)俗稱(chēng)。漢唐時(shí)期,中原軍隊征討外邦,皆自北門(mén)而出,又稱(chēng)“鑿兇門(mén)”。由此不難推測,玉門(mén)關(guān)之“玉門(mén)”即某處關(guān)隘中的北門(mén)俗稱(chēng),代表對抗游牧民族的第一道關(guān)卡。
  
  于是,作為軍事要塞、國家門(mén)戶(hù)的“玉門(mén)關(guān)”,自然要根據漢唐版圖在不同時(shí)期的變化而不斷進(jìn)行遷移。東漢和帝時(shí),匈奴屢犯邊境,玉門(mén)關(guān)址曾被迫東移200多公里,設在今酒泉市玉門(mén)鎮。班勇?lián)挝饔蜷L(cháng)史后,率兵西進(jìn),遂重開(kāi)西漢玉門(mén)關(guān)。后來(lái),連接瓜州(今酒泉瓜州)與伊州(今新疆哈密)的伊吾路開(kāi)通,中原與西域的交通無(wú)需再繞道敦煌,故而東漢中期至隋唐年間的玉門(mén)關(guān)一度東遷至瓜州晉昌縣北。唐初玄奘西行,便經(jīng)由此地。
  
  及至五代宋初,由于軍閥混戰、風(fēng)沙侵蝕、交通改道等多方面因素,隋唐玉門(mén)關(guān)逐漸被統治者棄用,新的玉門(mén)關(guān)則重新遷回西漢舊關(guān)——嘉峪關(guān)市石門(mén)峽。盡管,玉門(mén)關(guān)還能發(fā)揮出一定作用,但它的戰略意義卻大不如前。就連后世文人緬懷、吟詠的玉門(mén)關(guān),也大多是代表著(zhù)煊赫與輝煌的漢唐雄關(guān)。
  
  文人的“意難平”
  
  唐代邊塞詩(shī)中的“玉門(mén)關(guān)”,經(jīng)常是異域風(fēng)光與邊關(guān)軍旅生涯的象征。如李白《子夜吳歌·秋歌》:“長(cháng)安一片月,萬(wàn)戶(hù)搗衣聲。秋風(fēng)吹不盡,總是玉關(guān)情。”在詩(shī)人筆下,戍守邊關(guān)將士的心情被稱(chēng)為“玉關(guān)情”,它既可以抒發(fā)將士們的思鄉之情,亦能成為閨閣婦人思念遠親的指代。劉允濟《怨情》:“玉關(guān)芳信斷,蘭閨錦字新。愁來(lái)好自抑,念切已含嚬。”無(wú)論何時(shí)何地,“玉關(guān)”二字總能留住詩(shī)人的牽腸掛肚,使它揮之不去,縈繞在人心頭。
  
  令人難以忘懷的,還有唐代文人的一腔報國之志。戍邊將士背負著(zhù)百姓對和平安定生活的向往,故而不畏艱苦,甚至慷慨捐軀。所以,“玉門(mén)關(guān)”亦寄托著(zhù)詩(shī)人欲趕赴邊關(guān)保家衛國的熱血豪邁與建功立業(yè)的雄心壯志。如戴叔倫《塞上曲二首·其二》:“漢家旌幟滿(mǎn)陰山,不遣胡兒匹馬還。愿得此身長(cháng)報國,何須生入玉門(mén)關(guān)。”
  
  感性往往與理智并存,有人熱血難涼,一心報國;也有人反對戰爭,關(guān)心戍卒疾苦。如王之渙《涼州詞二首·其一》:“黃河遠上白云間,一片孤城萬(wàn)仞山。羌笛何須怨楊柳,春風(fēng)不度玉門(mén)關(guān)。”所謂“春風(fēng)不度”,既指邊塞苦寒的惡劣環(huán)境,又隱晦道出統治者對戍邊將士的漠視,可謂一語(yǔ)雙關(guān)。
  
  及至唐中后期,詩(shī)人對“玉門(mén)關(guān)”的反復提及,又表達出他們積極關(guān)心國事卻又無(wú)力改變現狀的傷感與無(wú)奈。君不見(jiàn),安史之亂后,隴右、河西和西域先后陷落;張議潮起義后,雖驅逐了吐蕃人在河西的勢力,但身為國門(mén)象征的玉門(mén)關(guān)仍未曾回歸。每每念及于此,唐人心中便滿(mǎn)是痛惜。王建《朝天詞十首寄上魏博田侍中·其八》云:“胡馬悠悠未盡歸,玉關(guān)猶隔吐蕃旗。老臣一表求高臥,邊事從今欲問(wèn)誰(shuí)。”昔日繁華已成過(guò)眼云煙,映照在詩(shī)人眼中的滿(mǎn)目蒼涼,便成了他們的“意難平”。
  
  圖片
  
  來(lái)源丨官察室(文/瀛洲??停?br />


 
(責任編輯:張云文)
>相關(guān)新聞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(xiàn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內容
熱點(diǎn)內容
?
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(wù)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(lián)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隴ICP備13000024號-1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(wǎng)絡(luò )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亚洲成AV人片一区二区小说_26uuu另类亚洲欧美日本_人妻精品动漫H无码专区_亚洲中文字幕超碰无码资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