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左柳”今安在

時(shí)間:2024-04-27 09:02來(lái)源:大西北網(wǎng) 作者:《新華每日電訊》 點(diǎn)擊: 載入中...
  “上相籌邊未肯還,湖湘弟子滿(mǎn)天山。新栽楊柳三千里,引得春風(fēng)度玉關(guān)。”自古詩(shī)詞寫(xiě)西北,多為“大漠孤煙”“北風(fēng)卷地”“春風(fēng)不度”。而自左宗棠后,詩(shī)作中的春風(fēng)終于度過(guò)了玉門(mén)關(guān)。
  
  1866年,清同治五年,左宗棠臨危受命陜甘總督,督辦西北軍務(wù)。此后十余年間,他平定西北,收復新疆,“輿櫬出征”將侵略者趕出了中華大地,可謂戰功赫赫。與左宗棠的戰功一并青史留名的,還有以他名字命名的樹(shù)——“左公柳”。這位自號“湘上農人”的種樹(shù)深度愛(ài)好者,一邊打仗一邊種樹(shù),從隴東沿著(zhù)河西走廊直至新疆,黃沙漫漫的西北因“左公柳”平添“千里一碧”的景色。
  
  玉門(mén)關(guān)的春風(fēng)吹綠了一年又一年的柳樹(shù)。在此后百余年間,“左公柳”已經(jīng)逐漸成為一個(gè)文化符號、一種精神象征。時(shí)人紀念“左公柳”、保護“左公柳”、研究“左公柳”,是緬懷其蘊含的樸素而具有遠見(jiàn)的生態(tài)建設思想,更是傳承建功邊疆、保家衛國的深厚愛(ài)國主義精神。

  
    寧夏隆德縣古柳公園內的左公柳保護牌。(受訪(fǎng)者供圖)
  
  “湘上農人”種樹(shù)籌邊
  
  湖南長(cháng)沙湘江朱張渡古遺址的岸邊,有一處名為“湘江夜話(huà)”的雕塑。一位精神矍鑠的老者坐在小船上,對著(zhù)一旁的年輕人指點(diǎn)江山,激揚文字;而這位年輕人表情堅毅,側耳敬聽(tīng)。雕塑取材于真實(shí)發(fā)生的歷史事件。1850年初,垂垂老矣的民族英雄林則徐戍邊歸來(lái)。路過(guò)長(cháng)沙時(shí),專(zhuān)門(mén)派人到湘陰請時(shí)年38歲的左宗棠到長(cháng)沙一晤。
  
  “東南洋夷,能御之者尚或有人。西定新疆,舍君其誰(shuí)!”此番夜話(huà),林則徐和左宗棠暢談天下大事,尤其對西北塞防的重要性不謀而合。林則徐將自己嘔心瀝血收集整理的關(guān)于新疆的資料都送給了左宗棠。惺惺相惜的林左二人當時(shí)應該不會(huì )想到,正是這次夜話(huà),改寫(xiě)了中國西北邊疆的歷史。
  
  “湘江夜話(huà)”后的第十七年,清政府統治下的西北形勢每況愈下,陜甘大員紛紛奏請朝廷“催左宗棠統兵赴甘”。清政府慌忙授予左宗棠督辦陜甘軍務(wù)大權,后又授給欽差大臣關(guān)防,使其全權處理西北軍政。在經(jīng)略西北的十余年里,左宗棠為穩定西北做出的突出貢獻,以及維護祖國統一和領(lǐng)土完整立下的赫赫戰功自不待言。更為后人津津樂(lè )道的是數以百萬(wàn)計以他名字命名的樹(shù)——“左公柳”。

  
    長(cháng)沙市瀟湘大道上以林則徐和左宗棠為主題的巨型青銅雕塑。新華社記者龍弘濤攝
  
  縱觀(guān)世界戰爭史,幾乎每次殘酷的戰爭都會(huì )給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帶來(lái)災難性的破壞。而左宗棠平定西北,卻是一邊進(jìn)軍一邊種樹(shù),一將功成之時(shí),竟然留下了“枝拂云霄,綠蔭行人”的生態(tài)建設“副產(chǎn)品”。兵兇戰危之際,左宗棠為何會(huì )有“閑心”種樹(shù)?
  
  其實(shí)早在道光二十三年(1843年),左宗棠就用他教書(shū)所得薪水在湘陰購置田產(chǎn),并在宅門(mén)上親題“柳莊”二字,自號“湘上農人”,過(guò)起了隱士般的生活。從這段經(jīng)歷可以窺見(jiàn)左宗棠對柳樹(shù)的偏愛(ài)。加之南方農民素有在宅前屋后種桑栽柳的習慣,左宗棠和他的湖湘弟子就將這一習慣帶到了西北。
  
  而促使左宗棠西北種樹(shù)的更深層次原因,則是他對經(jīng)略西北有著(zhù)超越時(shí)人的遠見(jiàn)和洞察。西北生態(tài)自古薄弱,明代至清中后期,生態(tài)惡化趨勢愈發(fā)嚴重。人地關(guān)系緊張促使人們對本就脆弱的土地實(shí)施了掠奪式開(kāi)墾。據《固原州志》估算,明萬(wàn)歷年間固原地區有耕地68萬(wàn)畝,到清雍正十二年(1734年),耕地就超過(guò)了200萬(wàn)畝。大量森林、草原被拓墾,生態(tài)急劇惡化,自然災害頻發(fā)。西北地區陷入了“越窮越墾,越墾越窮”的惡性循環(huán)中。
  
  加之多年的戰亂,左宗棠西北進(jìn)軍途中“師行所至,井邑俱荒,水涸草枯”。在這樣的情形下,左宗棠只有邊進(jìn)軍邊善后,從恢復生態(tài)和農業(yè)生產(chǎn)著(zhù)手,為西北再聚人氣和生機。正如其后來(lái)總結的:“臣之度隴也,首以屯田為務(wù)……官道兩旁種榆柳垂楊以蔭行旅。”
  
  “左宗棠大軍的西進(jìn)之路是軍隊和老百姓修出來(lái)的。這條路東起潼關(guān),越河西走廊,直至哈密,再從哈密延至南北疆,全長(cháng)4000多里。后人稱(chēng)為‘左公大道’。”新疆哈密左宗棠文化研究院副院長(cháng)郝常立說(shuō),在修路的同時(shí),左宗棠下令“凡大軍經(jīng)過(guò)之處,必以植樹(shù)迎候。”
  
  在樹(shù)種的選擇上,左宗棠的軍隊并非只種柳樹(shù),而是根據西北各地氣候和自然條件不同,選擇榆樹(shù)、柳樹(shù)、楊樹(shù)為主。值得一提的是,雖然左宗棠“嚴令以種樹(shù)為急務(wù)”,但并不強迫當地百姓響應。據史料記載,左宗棠部署魏光燾在平?jīng)鎏栒侔傩辗N樹(shù),但“民無(wú)以應”,“光燾知其情,亦不強迫……乃飭所部兵士栽種官樹(shù)以為士民勸。”
  
  左宗棠經(jīng)略西北期間究竟種了多少樹(shù)?據其于光緒六年(1880年)給朝廷上報的《防營(yíng)承修各工程請敕部備案折》記載,僅甘肅一省的植樹(shù)量就有約五六十萬(wàn)株。有人估算,十余年間整個(gè)西北地區軍民的植樹(shù)量在一二百萬(wàn)株。新疆巡撫袁大化在《辛亥撫新記程》中寫(xiě)道:“自出潼關(guān)西來(lái),柳陰夾道,望之如硤路然,皆三十年前左文襄公西征時(shí)種植……春光入玉門(mén)矣。”
  
  學(xué)者馬嘯在《左宗棠在甘肅》一書(shū)中寫(xiě)道,左宗棠對西北的治理,給人一種把邊疆當自己的家來(lái)建設的感覺(jué)。尤其是當左宗棠把植樹(shù)造林的樸素思想推廣為具有一定規模的政府行為之后,對西北的開(kāi)發(fā)從此多了一種思路,而這是前人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做過(guò)的。廣種榆柳成了左宗棠治理西北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的標志性行動(dòng)。

  
    甘肅省平?jīng)鍪嗅轻紖^柳湖公園的左公柳。(受訪(fǎng)者供圖)
  
  左公遺愛(ài)接力守護
  
  植樹(shù)造林素有“三分種,七分管”之說(shuō)。左宗棠經(jīng)略西北14年,等到他回南方時(shí),大道兩旁的左公柳已夾道青青。為了保護左公柳,左宗棠采取了嚴格的措施,嚴禁官吏、士兵、百姓毀壞樹(shù)木。他在西北期間更定的《楚軍營(yíng)制》中規定:“長(cháng)夫人等不得在外砍柴,但(凡)屋邊、廟邊、祠堂邊、墳邊、園內竹木以及果木樹(shù),概不準砍……倘有不遵,一經(jīng)查出,重者即行正法,輕者從重懲辦。并仰營(yíng)官、哨官隨時(shí)訪(fǎng)查,隨時(shí)教戒。”
  
  1880年左宗棠離任后,清政府財政逐年緊張,對左公柳的保林經(jīng)費籌措艱難,加之沿線(xiàn)居民保護意識薄弱,隨著(zhù)時(shí)間推移,破壞、砍伐的情況愈演愈烈。
  
  時(shí)至清末,一些有遠見(jiàn)的地方官員就在古道兩旁張榜告示:“昆侖之陰,積雪皚皚,杯酒陽(yáng)關(guān),馬嘶人泣,誰(shuí)引春風(fēng)?千里一碧,勿剪勿伐,左侯所植。”但此后的地震、戰亂、饑荒等天災人禍,使得砍伐左公柳的情況仍然不斷發(fā)生。1934年,作家張恨水在甘肅看到沿路左公柳被砍伐殆盡,樹(shù)皮都被剝下來(lái)用于充饑,遂寫(xiě)下“大恩要謝左宗棠,種下垂柳綠兩行。剝下樹(shù)皮和草煮,又充飯菜又充湯”的詩(shī)句。
  
  1932年,《甘肅舊驛道兩旁左公柳保護辦法》頒布,首次用行政立法的形式對左公柳加以保護。1935年,《保護左公柳辦法》頒布??傮w而言,民國時(shí)期地方政府出臺了一些辦法,也采取了一些保護措施,但收效甚微。
  
  歷經(jīng)一百余年風(fēng)沙雨雪,如今仍有少數“左公柳”矗立在西北的黃土地上,被妥善地照顧著(zhù)、保護著(zhù)。記者在西北地區尋訪(fǎng)“左公柳”發(fā)現,目前存活的“左公柳”主要分布在寧夏、甘肅和新疆等地,其中以甘肅平?jīng)龊托陆茌^為集中。哈密市2018年對“左公柳”開(kāi)展普查工作,對發(fā)現的218棵“左公柳”編碼。2023年又對“左公柳”開(kāi)展了第二次普查測量,其中有45棵“左公柳”的樹(shù)圍達4米以上,最大樹(shù)齡150年左右。
  
  哈密河國家濕地公園管理處主任宋占士說(shuō),早在1994年,哈密市就通過(guò)政府出資、單位集資、市民捐資等方式籌集資金1030萬(wàn)元,修建“引南增水”工程,為哈密河“左公柳”的分布區域供水。2020年2月,《哈密市歷史文化遺存保護條例》出臺,為“左公柳”的保護提供了法制化保障。
  
  2023年12月,新疆為哈密市撥付專(zhuān)項資金,立項保護哈密“左公柳”。目前,哈密河國家濕地公園按照保護項目要求,積極開(kāi)展“左公柳”搶救復壯、設置圍欄、更新銘牌、建立數字檔案等工作,每一棵“左公柳”不僅能在電子地圖上找到位置,還能隨時(shí)進(jìn)行病蟲(chóng)害防治等精準管護。
 

  
    寧夏隆德縣街頭的左公柳。(受訪(fǎng)者供圖)
  
  在寧夏隆德縣城東門(mén)外,有一處古色古香的公園,公園正門(mén)前“古柳公園”四個(gè)字,蒼勁有力高懸門(mén)楣,門(mén)左有棵高大的“左公柳”,石砌矮墻圍護著(zhù),上掛“全國第四批古樹(shù)名木搶救”的牌子。當地政府為了保護僅存的25棵左公柳,不僅編號掛牌,單獨砌筑防護池,還專(zhuān)門(mén)為“左公柳”建起了主題公園。
  
  甘肅平?jīng)鍪械牧珗@內,留存一片西北地區罕見(jiàn)的古樹(shù)群,共計146株“左公柳”。其中最大的樹(shù)高30米,樹(shù)身長(cháng)滿(mǎn)枝杈,老根錯節,狀如盤(pán)龍。平?jīng)鍪?ldquo;一樹(shù)一檔”“一樹(shù)一策”,開(kāi)展“左公柳”的古樹(shù)復壯工作。
  
  但無(wú)論如何精心呵護,“左公柳”的植物屬性是客觀(guān)存在的。平?jīng)?、隆德等地林業(yè)部門(mén)專(zhuān)家告訴記者,柳樹(shù)的壽命一般在50年至100年,在適宜的環(huán)境下可以達數百年。但西北地區干旱、少雨、風(fēng)沙大,柳樹(shù)在幾十年內就會(huì )空心、腐朽,能存活140多年已屬不易。樹(shù)齡達到120年至150年,就已經(jīng)接近西北地區柳樹(shù)的生命極限,保護難度越來(lái)越大,消亡風(fēng)險越來(lái)越高。

  
    圖為甘肅省平?jīng)鍪嗅轻紖^柳湖公園的左公柳。(受訪(fǎng)者供圖)
  
  “左柳”精神雋永綿長(cháng)
  
  楊柳依依,今我來(lái)思。“左公柳”在生物學(xué)意義上可能很快就會(huì )消亡殆盡,但其所承載的豐富精神內涵必將被持續傳承并不斷發(fā)揚光大。
  
  “左公柳,將軍柳,軍民一心捷報頻;左公柳,英雄柳,傲岸身軀擎天立;左公柳,團結柳,相依成林擋風(fēng)雨……”4月初,哈密市左公文化苑內,前來(lái)參加“弘揚左公文化,建設美麗哈密”主題植柳日活動(dòng)的市民齊唱《左公柳》。左公文化苑大殿旁,兩棵歷經(jīng)百余年風(fēng)雨的“左公柳”身姿挺拔,枝頭綻綠。園林工人從兩棵左公柳上剪下了20根蔥綠的枝條。這些枝條,將作為“左公柳”繁衍傳續的母本苗木,在哈密河國家濕地公園苗圃基地扦插培育。
 
  
    4月9日,在新疆哈密市人民公園,市民和少先隊員代表在種植“左公柳”。新華社記者陳朔攝
  
  “此次栽植的新柳,是林草部門(mén)近幾年從左公柳上剪取枝條新培育的。我們要讓左公柳代代繁衍,這是我們的責任。”宋占士說(shuō)。
  
  在中國的古樹(shù)名木中,像“左公柳”這樣以某一個(gè)人命名的樹(shù)種非常罕見(jiàn),這是老百姓對植樹(shù)造林、造福一方的官員的贊許和肯定。前人栽樹(shù),后人乘涼。左宗棠為后人留下的不僅是一道遮陰避涼的生態(tài)線(xiàn),更是時(shí)刻激勵后人經(jīng)世濟民、建功立業(yè)的精神豐碑。
  
  歷史往往有驚人的相似之處。1978年,黨中央從中華民族永續發(fā)展的高度出發(fā),擘畫(huà)了一個(gè)跨世紀的宏大工程——計劃用時(shí)73年,分三個(gè)階段八期工程,在“三北”地區建成大型防護林體系,規劃造林3508萬(wàn)公頃。近十年來(lái),“三北”工程區營(yíng)造林以每年近千萬(wàn)畝的速度向前推進(jìn),工程區森林覆蓋率增長(cháng)1.4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如今的三北防護林體系,可以說(shuō)是凝聚著(zhù)民族的智慧、先人的眼光、歷史的重托。其蔚為壯觀(guān)的生態(tài)治理成效已經(jīng)不是“左公柳”可以同日而語(yǔ)的了。
  
  “左公柳”是生態(tài)之樹(shù),是愛(ài)國之樹(shù),更是中華民族共傳、共享的愛(ài)國主義文化符號。鴉片戰爭后,晚清統治風(fēng)雨飄搖。隨著(zhù)國力的衰落,新疆地區出現動(dòng)蕩,外國侵略者趁機扶植代理人或直接入侵,嚴重威脅國家統一和領(lǐng)土完整。在清廷的“海防”“塞防”之爭中,左宗棠力主“二者并重”。面對分裂勢力,左宗棠表現出“尺寸不可讓人”的領(lǐng)土主權意識,據理力爭,最終得以帶兵西征。蘭州大學(xué)歷史學(xué)院教授張克非說(shuō),“左公柳”是記載、傳承左宗棠等清代將領(lǐng)堅決反對分裂、維護國家統一的愛(ài)國精神的重要活態(tài)文物,是構建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的重要抓手和載體。
 

  
    4月9日拍攝的哈密河國家濕地公園內的左公柳。(李華攝)
  
  近年來(lái),甘肅、寧夏、新疆等地高度重視“左公柳”的意涵挖掘與傳承,尤以新疆哈密最為突出。作為左宗棠收復新疆的戰略要地、善后治理的駐節之地,哈密近年來(lái)在挖掘、弘揚左宗棠的愛(ài)國主義精神方面做了諸多探索。哈密市在市委全會(huì )文件中提出,要努力打造在新疆占據重要地位,在全國具有強大感召力、影響力的左宗棠文化哈密品牌。哈密市還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開(kāi)展左宗棠文化研究轉化交流大力弘揚愛(ài)國主義精神的實(shí)施方案(2023-2025年)》,部署了哈密左宗棠歷史文化研究展示轉化28項任務(wù)。2023年11月10日,左宗棠誕辰211周年之日,哈密掛牌成立了“哈密左宗棠文化研究院”。
  
  如今在哈密,左公碑、左公渠、鳳凰臺左宗棠駐軍大營(yíng)遺址、古糧倉、老城墻等遺址遺跡得到有力保護和開(kāi)發(fā)利用,成為傳承左宗棠精神的新載體。哈密創(chuàng )作編排的歌舞劇《左公柳》也正在進(jìn)行最后打磨,即將與觀(guān)眾見(jiàn)面。郝常立說(shuō),“左公柳”蘊含著(zhù)博大的家國情懷和崇高的民族氣節,蘊含著(zhù)深厚精到的治疆要義和歷史演進(jìn)的大邏輯,更蘊含著(zhù)一以貫之的中國精神和中華風(fēng)骨。
  
  三千里左公柳,如今尚存僅數百株,然西北“千里一碧”的景色更盛,引得春風(fēng)常度玉門(mén)關(guān)。左公泉下有知,亦當“拈髯大樂(lè )”。作者: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張亮王紫軒茍立鋒



 
(責任編輯:鄭文)
>相關(guān)新聞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(xiàn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內容
熱點(diǎn)內容
?
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(wù)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(lián)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隴ICP備13000024號-1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(wǎng)絡(luò )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亚洲成AV人片一区二区小说_26uuu另类亚洲欧美日本_人妻精品动漫H无码专区_亚洲中文字幕超碰无码资源